拜登、麦卡锡达成“妥协”,却导致两党内部不满,无人欢呼!

  【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郑可 环球时报记者 倪浩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王逸 甄翔 柳直】“我们在原则上达成了一项值得美国人民信赖的妥协协议。”当地时间27日,拜登不满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、锡达共和党人麦卡锡在与美国总统、两党民主党人拜登进行了长达90分钟的内部直接通话后,在推特宣布了白宫和共和党谈判代表已就提高31.4万亿美元的无人债务上限达成初步协议的消息。拜登当天晚些时候在推特上对此予以确认。欢呼这意味着站在历史性违约悬崖边上的妥协美国向后“退回一步”。本周三,拜登不满该协议将被送往国会进行投票,锡达有分析称,两党只有参众两院均接受这份协议,内部并在债务违约日期(6月5日)之前由拜登签署成为法律,无人才能避免灾难性经济危机发生。欢呼一些美媒认为,妥协达成协议是一回事,克服“根深蒂固的政治分歧和耗时的程序障碍”完成立法,完全是另一回事。28日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的中国专家认为,如今美国政治严重撕裂,两党达成共识的过程也很曲折。但预计最终会有惊无险跨过“这道坎”。债务上限谈判对两党来说就是一场“政治表演”,因为他们不愿也不敢成为美国国家信用的“掘墓人”。

  “这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”

  据美媒报道,麦卡锡27日发推宣布达成初步协议的消息后,又在国会山对记者说:“我今天跟总统谈了两次,经过上周的磋商,我们达成原则协议。我们今晚仍有很多工作要做”。麦卡锡还称,相关协议将在当晚进一步讨论后形成文本,他将于次日公布协议具体内容,国会将在5月31日进行投票。

  “这是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。”拜登27日也未详细介绍该协议,只表示它涉及削减开支,“保护了劳动人民的关键项目”,也保护了民主党人的“关键优先事项和立法成果”。他还称,这一协议代表一种“妥协”,“这意味着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他们想要的。这是执政的责任”。拜登声称,这对美国人民而言是个“好消息”,因为它避免了可能导致经济衰退、数百万工作岗位流失的灾难性违约。拜登强烈敦促国会两院迅速通过该协议。

 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28日称,接下来,拜登和麦卡锡面临的任务都很艰巨,那就是让他们在国会参众两院的盟友接受这项协议。据多名知情人士透露,众议院共和党高层27日晚间向所有议员通报了谈判情况。一名民主党人士称,白宫计划28日向民主党人通报情况。目前,共和党控制着众议院,民主党在参议院占据多数。该协议必须在6月5日之前获得通过。

  本月26日,美财长耶伦将美国无力支付账单的截止日期从此前估算的6月1日推迟到6月5日。耶伦当时直言不讳地警告说,如果不在新的最后期限之前采取行动,将“给美国家庭带来严重困难,损害我们的全球领导地位,并引发对我们捍卫国家安全利益能力的质疑”。

  国会“通关”道路仍很曲折

  虽然拜登和麦卡锡都未透露有关协议的具体内容,但消息人士称这份协议包含了很多两党不喜欢的内容。美国《赫芬邮报》27日称,这份协议的核心是一项为期两年的预算协议,拟规定2024财年的支出保持不变,并在2025年实施限制,以换取提高债务上限两年,将这个不稳定的问题推到下届总统选举之后。路透社称,在共和党内,一些保守派认为麦卡锡达成的协议削减政府开支的力度不够;在民主党内,一些自由派人士认为本党对共和党让步太大。

  CNN称,尽管原则上达成了协议,但接下来的每一步都容易出现新的问题,且可能耗费很长时间。预计左翼和右翼都会强烈反对这份协议。众议院自由核心小组成员鲍勃·古德在27日晚的众议院共和党电话会议上已经表达了对该协议的失望。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引述共和党议员丹·毕晓普的话称,如果该协议只是单纯提高债务上限,使问题搁置到2024年大选后,他将对该协议发起立法“战争”。围绕债务上限的摊牌对经济和大选都可能产生影响。

  据路透社报道,美国民主、共和两党将统计党内支持和反对相关协议的人数,并希望推动潜在的反对者改变主意。报道称,麦卡锡必须判断有关协议通过的可能性。如果实在难以通过,众议院可以采取紧急行动,直接就“干净的”、不附带预算条款的债务上限进行表决。众议院民主党人支持这种做法,但要有足够的共和党人支持才可行。此外,拜登可援引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中关于“美国公共债务有效性……不容置疑”的规定,直接进行授权,但此前美国出现债务上限危机时从未有总统这么做过。

  露出美国政治“丑陋的一面”

  《纽约时报》称,美国债务上限谈判暴露出美国政治丑陋的一面。共和党人是这里的恶棍,他们是从事敲诈勒索的人。拜登政府对债务上限的政治判断每一步都是灾难性的错误。有消息称,美官员认为,通过拒绝任何变通办法,会让中间派和商业团体进行干预,迫使共和党人提高上限。但这并未发生。

  中泰证券分析师张德礼在一份报告中提到,2010年后,债务上限逐步沦为美国的政治“武器”,被在野党用作与执政党讨价还价的筹码。而与以往不同的是,近年来美国社会撕裂程度加深,两党对立情况愈发严重。在两党激烈的博弈中,美国的财政赤字又不断被推高,美国债务上限问题周期性地不断出现。美国财政部只能不断举债来弥补收支缺口。在提高债务上限的问题上,美国两党也周期性上演“互撕大战”。

  “债务协议考验麦卡锡。”美联社28日称,如果麦卡锡成功推动国会通过协议,这将是他从未有过的成就。但如果他与白宫达成的妥协遭到保守派强烈反对,以至于共和党人试图将他赶下台,那么他可能失去一切。

  许多美国人和世界不安地观望着这场债务上限谈判。今日俄罗斯电视台28日引述经济学家发出的警告称,如果不能及时达成协议,就算美国只出现部分债务违约,也可能引发市场崩盘,并损害人们对美元的信心。

  然而,“提高债务上限短期增加的债务涌入市场,也可能会对美国金融市场造成比较大的冲击。”国际金融专家、太和智库研究员张超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届时美国国债价格可能会出现大幅波动,随之而来的是国债收益率的上涨。而从中长期来看,若不压缩财政赤字,美国依靠债务维持的经济模式将走到尽头,很多原来潜在的问题都将暴露。那时候美国将面临更加严峻的两难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