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西问丨近藤博道:黄檗文化为何流芳日本?

  中新社东京4月25日电 题:黄檗文化为何流芳日本?

  ——专访日本黄檗宗大本山万福寺管长近藤博道

  作者 朱晨曦 吕少威 蒋文月

  中日文化交流源远流长,东西在文明互鉴的问丨文化为何历史长河中,以佛教交流为中心的近藤文化传播占有相当重要的分量。晚明的博道隐元禅师在花甲之年应邀东渡日本弘法,开创了日本禅宗三大宗派之一的黄檗黄檗宗,其带去的流芳中国先进文化和技术等深深影响了当时的日本社会。

  隐元禅师一生“两开黄檗,日本应化西东”,东西既是问丨文化为何一代佛教大师,也是近藤一位文化巨匠。以隐元禅师为代表的博道黄檗文化被称为“中日交流史上的明珠”,至今仍具有非凡影响力。黄檗日本黄檗宗大本山万福寺管长近藤博道近日接受中新社“东西问”专访,流芳阐释黄檗文化为何流芳日本,日本探讨隐元禅师精神的东西当代传承。

 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:

  中新社记者:隐元禅师来自福建福清黄檗山万福寺,他为何东渡日本弘法?

  近藤博道:在隐元禅师赴日前,日本长崎的“唐寺”就有来自中国的僧侣前来弘法,他们多次对隐元禅师发出邀请,请他东渡弘法。起初,隐元禅师派出了弟子也懒性圭,但不幸遇到海难身亡。其后,隐元禅师决心乘坐商船亲自东渡弘法。1654年,63岁的隐元禅师带着数十名弟子来到日本。

  众所周知,佛教在日本奈良时代从中国传来,至隐元禅师那时,佛教发展已经历了很长时间,包括临济宗和曹洞宗在内的宗派在日本开始出现衰退。正是隐元禅师的到来,成为日本佛教中兴的一大契机。隐元禅师原本计划三年返回中国,但未能遂愿,可能是怀念故乡的万福寺,因此他在日本京都也建了一座“黄檗山万福寺”。

  1673年,隐元禅师在日本圆寂的前一日被册封为“大光普照国师”。此后,日本皇室每隔50年在隐元禅师忌日为其追加封号,他先后被册封为“佛慈广鉴国师”“径山首出国师”“觉性圆明国师”“真空大师”“华光大师”。2022年2月,隐元禅师再获日本皇室追授“严统大师”谥号,这是日本皇室第七次对隐元禅师予以敕封、加谥。这也说明了隐元禅师的功绩和影响力。


2022年2月,隐元禅师获日本天皇追授“严统大师”谥号。黄檗文化促进会供图

  中新社记者:隐元禅师为日本佛教带来哪些变化?

  近藤博道:黄檗宗起初被称为“临济宗黄檗派”,1876年作为一宗独立。日本所说的“禅宗”即为临济宗、曹洞宗、黄檗宗三宗。与临济宗、曹洞宗相比,黄檗宗保留了浓厚的中国文化特征。从江户初期到中期,黄檗宗大本山万福寺的住持几乎都是从中国东渡而来的僧侣。

  黄檗宗从禅风思想、戒律清规、法事仪轨、教团组织、丛林制度等方面给日本佛教界带来深刻影响。隐元及其弟子把明末临济宗的崭新禅风传入日本,又提倡严格的戒律,设立三坛戒会,制定禅林清规,规范僧人日常行仪。这些给戒律松弛、生机不振的日本佛教以巨大刺激,各个宗派因而仿效,进行自我调整,日本近世佛教的发展因此注入了活力。

  隐元禅师到来以前,日本僧人实行一日两餐制,过午不食,而那时中国人一般一日三餐。当时,日本僧人把晚饭称为“药石”,据说僧人晚上饿的时候就把加热后的石头放到怀里取暖止饥,后来“药石”一词就用来指代晚饭了。古代印度僧人也有一日两餐的习惯,因其在热带附近,尚可做到。但中国寒冷的地区,即使用“药石”也无法忍受,就变成三餐制了。隐元禅师东渡日本后带来了一日三餐的进食习惯。

  黄檗宗的仪式礼法和佛经诵读都忠实地继承自中国。在诵经上,黄檗宗很独特,发音一直以隐元禅师那个时代的汉语发音进行,这种独特的发音方式被称为“黄檗唐韵”。我们曾到访过中国,当时中国寺院诵的经我们也能听懂,就一起诵读起来。其他宗派的僧侣看到后说,“果然黄檗宗和中国渊源深厚”。有一点不同的是,虽然是同一部佛经,我们的发音也一样,但感觉中国僧人会抑扬其声,而日本则是平声诵读。不过,需要指出的是,“黄檗唐韵”虽然称之为“唐韵”,但实际上是源自明朝时期的汉语发音。隐元禅师所处时代佛经的发音,就这样在黄檗宗流传至今。

黄檗宗僧人用唐音颂大藏经。黄檗文化促进会供图

  黄檗宗有“梵呗”。正如字面意思,“梵呗”是像唱歌一样去诵经,以4拍子为基本节奏,以钟、太鼓、木鱼等法器为伴奏。在隐元禅师东渡之前,日本寺院是没有木鱼的。黄檗宗万福寺以作为木鱼发祥的寺院而闻名。在万福寺僧人们的食堂“斋堂”旁边,悬挂着木鱼的原型“鱼梆”。鱼在睡觉时候也睁着眼睛,是不眠不休的象征。以此勉励大家在修行上像鱼一样精进不懈,珍惜光阴。木鱼嘴里的圆球象征着烦恼,用木棒敲打鱼肚子,有倾吐烦恼之意。

日本华人亲子研学团走进京都黄檗山万福寺,参观木鱼原型“鱼梆”。黄檗文化促进会供图

  中新社记者:黄檗文化对日本社会有何影响?

  近藤博道:隐元禅师不仅传播了佛学经义,还将当时中国最先进的文化和技术等带入日本,很多一直流传至今。黄檗文化从思想、文学、语言文字、书法、音乐,到佛像雕塑、印刷、绘画,乃至医学、教育等方面,对日本产生了广泛影响。隐元禅师还带来了中国明代的建筑技术,我们寺院就是明代的建筑样式。

  在日本近代以前对平民教育发挥重要作用的“寺子屋”(民间私塾,起源于寺院教育),黄檗宗僧人也贡献了很大力量。隐元禅师的弟子了翁禅师在东京上野宽永寺设立“劝学寮”,这被看作是日本最早的图书馆。隐元禅师东渡时,日本还没有平民教育。在明朝时期,中国加强了平民教育。德川幕府效仿了中国明朝的政治举措,这也为黄檗宗僧侣致力于平民教育提供了更好的环境。

  黄檗文化在当今日本社会依然具有生命力。我想再举个大家现在习以为常的例子,来具体说明一下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。在隐元禅师东渡日本之前,日本人用餐没有桌椅,而是在自己面前放置一小箱,里边有碗、盘子等食具,吃饭时将食具放在箱子上面,这种饮食习惯被称为“箱膳”。隐元禅师带来了新的饮食方式,即围坐在餐桌旁,食物被盛放在大盘子里供自由分食。当然,坐在椅子上更方便,但一般民众家里并没有那么宽敞的空间,因此想出一个办法,即将桌子腿削短,坐在地上进食。大家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,也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平等意识。从餐桌上的四季豆(日本称为“隐元豆”)、莲藕(日本称为“莲根”)、西瓜等,到文化领域的明朝体(一种字体)、书稿用纸等。诸如此类,由隐元禅师带来的生活方式已深深融入日本社会,而许多当代日本人却还理所当然地认为,那些原本就是日本自古流传下来的文化。

  中新社记者:隐元禅师精神的重要内涵是“道义撑持,东西互照”,您怎么理解这句话?

  近藤博道:这里的“东”和“西”指的就是日本和中国。隐元祖师一直开示我们,在做人修行、建设道场、开创事业以及人与人的交流中,要秉持道义。日本文化和中国文化需要互相交流,互相促进。

2022年3月,“黄檗文华润两邦——隐元及师友弟子的禅墨世界”书画展在北京举行。田雨昊 摄

  “道义撑持、东西互照”,这是隐元祖师的教诲,是黄檗文化的灵魂,也是黄檗文化的魅力。1661年8月29日,隐元祖师住持新建的京都黄檗山万福禅寺,当时他还欢喜吟诗:“新开黄檗壮禅基,正脉流传海外奇。有志英灵须着眼,苦心道义共撑持。”也即是说,宇宙之中,地球之上,无论东西,大家都应本着道义守望相助。

  在今天,重新体会隐元禅师的精神,我认为日本和中国可以建立更加强韧的纽带,互相切磋钻研,更加深化联系。正如祖师所说的那样:“纯钢打就身心,东西互照无尽,自然有全功全美之事。”“东”和“西”也可以是指世界的东方和西方。世界需要交流。若无交流,就不会有地球的和平。人与人之间的心灵是可以跨越国界而相通的,这也将促进世界的和平。(完)

  受访者简介:

日本黄檗宗大本山万福寺管长近藤博道 朱晨曦 摄

  近藤博道,生于1948年,2015年就任黄檗宗万福寺第62代堂头(黄檗宗管长),曾历任黄檗宗教学部长、宗会议长、万福寺禅堂师家等职务。